三月中的香港乍暖還寒,漫天濃霧是等閒事;但連市區也幾乎變得和山林幽谷沒有兩樣,占占倒是第一次遇見。

不同於荒郊野嶺濃霧集結,在臨海的這個小社區內,路邊或紅或白的照明燈成了一片矇矓混沌中的最佳點綴;占占走在幾近空無一人的海邊長廊上,有點出幽入冥的感覺…

此時此境,若我不是手執相機,而是拿著酒樽喝個半醉,讓理智煩惱執著盼望一切一切混雜在一片迷矇中,感覺應會很不錯吧?
Read More

星期六早上,看著自己一頭亂髮,打算往筲箕灣找髮型師處理一下。

誰不知甫一踏出東大街,四周已是人頭湧湧,逼得水洩不通,不同會館的舞龍醒獅巡遊隊伍浩浩蕩蕩,好不熱鬧。

這時占占才記起,這天不單是佛誕,還要是對筲箕灣人份外重要的譚公誕。

筲箕灣本來就是一個小小的漁村小鎮,而譚公和天后都是漁民信奉的神祉,有過百年歷史的譚公廟正是座落在筲箕灣的電車總站前;是故每到譚公誕,筲箕灣居民都會跑出來大肆慶祝。

也許鑼鼓聲實在太吵耳,理髮店的靚女東主索性休息一天,改為專心欣賞巡遊;其實適逢盛會,我也懶理一頭亂髮有礙觀瞻,當然是湊熱鬧拍照更是重要了!

以前未有電車貫通港島,交通頗有不便,故有句民間順口溜,說道「英雄被困筲箕灣,不知何日到中環」。然而今天看看,這裡縱然有點破舊,但興旺之餘更是滿載平民氣息,遠離中環又如何?

(近日為Nex的對焦準繩度感到沮喪,甚至有想過不如轉用OM-D好了。但今天我用Nex-7配E24 ZA,以手動曝光去拍,其靈活便捷,還有出色畫質,始終令人難捨難離。唯有好好熟悉其對焦特性,盡量避重就輕吧。)

Read More

SEL18-55及SEL16這對難兄難弟,在Nex初面世時可算和大家捱了不少艱難日子。我們容忍18-55那駭人聽聞的桶狀變形,還有16那幾乎無一可取的光學表現 (其實SEL16也有變形,不過並非是單純的桶狀變形,而是呈波浪形的不規則畸變),無視它們被狠批得體無完膚。及至後來5N面世,引入數碼修正,方替這兩個受盡白眼的傢伙板回一道。

平時除非用來拍視頻,否則18-55我較少使用,反而那支16mm,我卻和它相處了好一段日子。

雖說”爛鏡好過無鏡”,而我也經它拍了些蠻滿意的作品,但客觀而論,SEL16這枚爛餅真的乏善可陳。占占沒有千金可散,向來很少買貴價鏡頭,故對平價鏡的畫質一向很包容 (而事實上很多好鏡都不太貴);唯獨是這支SEL16,我是毫無懸念稱它為”地獄爛鏡王”。以當代技術還可以生產一支如此肉腳的鏡頭,都可算嘆為觀之。

現在Nex-7終於在手,經數碼修正後,這兩支鏡頭表現如何?尤其是證實了Nex-7配對稱式設計的廣角老鏡有紅移問題後,35mm下的廣角鏡選擇即時少了一大截 (包括很多人喜歡的Voigtländer Heliar,嗚~~),若連自家的16mm也拿不出來見人,難到要我去配LA-EA2插Alpha廣角鏡不成?!

還有這兩支鏡頭的解像力,真的如傳言般撐不起Nex-7的24MP CMOS?
Read More

縱然我們聽過很多次”攝影師的腦袋比較重要”,縱然一台普通的小DC也能拍出頗不賴的照片,縱然你再三強調自己不是器材控…

但你總無法否認,看見新器材會興奮莫明躍躍欲試吧?我們認真磨練攝影技巧,不代表否定器材的能力,亦無需掩飾想把玩新穎器材的渴望。

所以,別質疑一個攝影愛好者是否需要買新架生,買得起,用得著,就可以了 – 所以我的Nex-5,你也別怪我變心了…
Read More

農曆年前的某個星期天早上,占占光顧中區某間樓上餐廳,一邊呷著齋啡,一邊看我ipad上的攝影雜誌,實在愜意得很。

前面檯子的客人則是一對中年夫婦,面對面而坐,女的背向著我。看他們衣履非常光鮮,想必是收入頗豐的中產一族吧?

未幾,男的逕自離去,中年婦開始給女兒撥電話…
Read More

上大陸的攝影論壇,常常看見”狗頭”這個字眼。內地攝友愛將一些強差人意的鏡頭,稱呼為狗頭;而優質銘鏡則稱呼為”牛頭”,想必是靚鏡比較”牛逼”吧?

而Nex系統的狗頭,當然是SEL16及SEL18-55了。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