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

占心直說

從小至大,占占曾經養過四頭狗,三隻是德國牧羊犬 – 即所謂的狼狗,而另一隻是毛色黑白混合,號稱狗中智慧最高的”邊界牧羊犬” (Border Collie)。

然而,因為不同的理由,狗狗們都沒法陪伴我到最後…

這陣子整理舊相簿,發覺原來之前也拍了不少犬隻的照片,本想在結集出相之餘寫寫以前和自己愛犬們的點滴,文章也打了一半。

但一路寫,一路想起這四頭好狗,想起那時自己作為主人的種種不成熟,想起自己年少時無能為力好好照顧牠們,再想起我無法讓牠們頤養天年… 頓時鼻子一酸,再也寫不下去。

占占結婚後曾經有一段日子,很想養一頭威爾斯哥基犬 (Pembroke Welsh Corgi), 假日最喜歡和老婆往何文田勝利道那邊逛寵物店。但女兒出世後,已不再有此念頭 – 是完全的拋諸腦後,甚至忘卻我曾經有多喜歡狗狗…

忘記了其實也許不壞,人生本來的包袱已夠多,何苦還要再害多一條狗?

Read More

Advertisements

占占很怕做了一些令自己懊悔的事。

我這裡說的不是甚麼錯過某些機會,或沒有買入必升股票錯失賺錢良機的那一種;純粹影響自己得失的,我反而很少放在心上。

我怕的,是在其他人面前做了蠢事,出了洋相,那種刻骨銘心的羞愧感,就算過了多年後,光是回想也會教我面紅耳熱,無地自容,那怕看過你出醜的其他人,可能早已忘得一乾二淨,而你只是傭人自擾…

還有一種,就是傷害了別人…

Read More

下班的時候我經常會行過西洋菜街,步過登打士街,再往油麻地站乘港鐵回家。這段路沿途熱鬧非常,而且相機店多的是呢。

某晚我行至登打士街,見家樂商場外,一個我想起碼五十過外的中年漢,帶著兩個還是穿著運動裝校服的小女孩走在街上。那個漢子推著一架嬰孩手推車,上面放了一個空紙箱,還有一兩袋街市買的東西。他這副模樣當然不可能逼上行人路了,這個男子也就大剌剌的只顧推著手推車,走在其實頗繁忙的登打士街馬路上。
Read More

我上班的地方是一棟只得兩層高的小樓,因內裡有很多貴重的電腦器材,且工作時常會接觸到很多個人敏感資料,故老闆請來了外面的保安公司把關,以防閒雜人等貿然闖入。

而大門日間的保安員,是一位叫君姐的中年婦女。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