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則

占占玩玩下的接觸了攝影十年八載,一直不大熱衷去上課或拜師學藝,但大師們的作品或心得分享,我倒很喜歡看。

就在上個星期,我便參加了近日以「東京女孩」專輯而廣為人知的沈平林先生 (Jimmy Ming Shum)的分享會

在此不贅沈大的履歷了,總之Jimmy以一個外來攝影師身份,能在高手如雲的日本商業攝影界佔一席位,已是實力的證明。占占一把年紀,應該無緣躋身職業攝影師之列,但眼前這位擁有和自己同一個名字的型男,在自己夢昧以求的領域發光發熱; 不由得令我有點悵然 – 我的人生,是否本來也有更多的可能?

分享會的參加者來自五湖四海,言談間不難發覺大家對攝影的取向大相逕庭,反正都是熱愛攝影的同好,縱然路向不同,也是滿有參考價值的。

到了分享作品的環節,占占交出一張看似隨意而攝,但背後構圖卻充滿計算的照片;我也按奈不住,向Jimmy說出一個想了很久的問題:

“究竟攝影所謂的法則,我們要知道多少?”

“最好甚麼法則都不知道!”

“但其實所謂的感覺,是否也是建基於你所了解的攝影法則?我們要理解到一個怎樣的地步,才可以忘卻放低?”

“做人最怕就是一知半解,切忌受一些約定俗成的規條所限;例如人家總愛說85mm適宜拍人,但這不一定是硬道理,除非你試盡所有不同焦段,也試過用85配不同的光圈,這時你才是真正的了解 – 但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就不如不知好過。”

“有時拍照真的要講feel的啊!” 其中一位年輕女拍友說道。“我有一張照片,朋友讚好並問我如何拍出來,其實我只是手震…”

占占略頓,說: “那麼,我知道的還未夠多,還未可以忘卻。”

單純訴諸感覺去拍照,向來是占占很抗拒的事; 近來我開始看影像符號學的書,看有關眼睛大腦運作的書,甚至看認知心理學的書,為的就是不想墮入”感覺”的五里濃霧中; 占占取景運鏡需要理性法則支撐,我怎能接受我熱愛的這一門學問,竟是這般虛無飄渺?

但,我還要知道幾多法則才好?

是否慢慢地,我執著的技巧法則已變成了包袱?

沈老師的說話一直在我腦中纏繞不散,直至交流會後的星期六,我決定六點起床,跑出去來個晨早街拍。

性格使然,我不可能變成一個純然靠感覺的攝影師,然而我記起Jimmy的另一段說話:

“一個攝影師不能單靠三數張作品去定斷,日本很多大師他們是三四年去拍一個單一題材,甚至用上一生去剖白一個理念; 普通人可能間中偶有一兩張佳作,但真正的攝影藝術家是要不停的拍,用大量的作品去建立自己的signature…

藝術是一個自我發掘的過程,當你不停地拍,你會發覺某些東西會常常出現在你的照片內,到時你便知道自己要的是甚麼了…”

反正鑽太多牛角尖也不會有所頓悟,我可以做的,就是繼續去拍,隨意去拍,不停去拍。

占占一邊聽mp3,不想多餘的事,不做過多計算; 雖未能物我兩忘,但在清朗的早晨,邊聽音樂邊遊走大街小巷追光逐影,始終是愜意得很的。

沈老師還有一段話: “日本也有很多業餘攝影師會辦展覽,或自製相集出版,你們自己想不想去做?” 眾人點頭。

“那為甚麼不做?”

占占答道: “我的決心未夠。”

我站在街角一隅,按下快門。

(captured by Nex-5 + Nikkor N.C. Auto 24)
Urban fishing

(captured by Nex-5 + Nikkor N.C. Auto 24)
A corner of the sea

(captured by Nex-5 + Zeiss E24 F/1.8 ZA)
I dress for charity

(captured by Nex-7 + Zeiss E24 F/1.8 ZA)
I have been waiting longer than you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