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影如何紀實?

占占雖不愛看八卦雜誌,但對其編輯”創作”聳動標題的能力,還有狗仔隊將相中人”化神奇為腐朽”的攝技,一向都是折服不已。

下面這本東方新地的封面,猶令我印像深刻:

釣金龜失敗,搵奀星慰藉 – 楊怡包養黎諾懿

這本雜誌雖已出了好一段日子,但楊怡這個伸俐藐咀串樣實在妙到毫巅,令占占印象深刻。猜想攝影師可能用高速連拍數十張後,再從中精心挑選一張吧?

楊怡這個表情你會想到甚麼?因為釣金龜不遂而咀藐?因為黎諾懿精壯健碩而回味無窮?因為抵不住娛樂記者咄咄逼人的問題故示以串樣?

還是根本甚麼都不是,可能楊怡只是坐下悶極無聊做做鬼臉,卻不知遠處攝記早已祭起300mm f/4長鏡,並早已連拍了數以百張大頭照。攝影師看看LCD上的伸俐照,暗忖…

“我X,啪成三四百MB相,終於有張可以交差喇!” 再加上滿腦子歪主意的編輯,銷紙封面還不手到拿來?

是故,我常常思考一張相片,在紀錄真實這一環上,究竟有多大效用?

攝影領域中有一門稱為紀實攝影 (Documentary Photography),著重以攝影記錄真實,反影社會文化真面貌。相比於傾向藝術性的相片,紀實攝影作品強調真實無修飾,務求將事物最原本的一面呈現出來。

但攝影真的可以完全反影真實?我懷疑。

八卦雜誌這種擺明誤導,立心不良的做法固然遠離真實;但就算是簡單的舉機拍一張普通照片,不做任何電腦後製,不加任何標題,又是否真的可以”紀實”?

我們要記錄的,究竟是甚麼樣的”真實”?

我們來一個例子 – 社會出現了一些爭議事情,有很多人走上街示威,幾位攝影師不約而同的出去拍攝。阿明拍下跑在前頭的社運份子,遠攝鏡下的這個示威者青筋暴現,令人覺得莫不可犯。志良則拍下另一邊全副武裝嚴陣以待的防暴警察;戴起頭盔,手持盾牌,目無表情的他們仿彿就是統治機器下的一粒螺絲,容不下些微的情緒波動。美玲則走上行人路,用她輕巧的EP-3拍下路邊的一個拾荒婆婆;構圖以示威民眾為背景,其激盪氣勢和婆婆的淡然構成強烈對比。

他們三人都在事件的現場拍下實況,但其作品又是否真的有紀實作用?

我認為很有限,他們拍下的只是真實事件某一時刻的某一個片面,再正確一點說,是經他們選擇的角度看出來的片面。

要用來紀實?除非這幾個片面就是真實的全部。

所謂的”真實”,很多時都不能夠在一瞬間全部呈現出來。事情本身涵蓋愈廣,其橫跨的時空便會愈長。

攝影這種專長於捕捉剎那的技術,根本就無能為力。

你不服?你認為可以不斷的拍,長期的拍,務求將真實的時間軸刻印在大量的照片上;反正現在數碼當道,拍三數千張又有何難?

對不起,你拍得久拍得多,以為記錄了事實的全部,但也不一定就能客觀紀實。

一件事情會以多種面貌呈現,視乎題材的變化,其呈現出來的真相還有當中的感情,可以完全兩極化。例如之前去拍示威,阿明,志良,與美玲的取向已是截然不同,對拍攝題材的著眼點南轅北轍,這些照片,難道真的可以紀”實”?

就算是實,也只是攝影師眼中的真實,是攝影師對真實事件的取態。

愈好的攝影師,看事情永遠有一定態度,他的態度或會引起你共鳴,但不一定就是事實的全部。

就算是對紀實性要求最嚴格的新聞攝影,亦不能單靠相片就成;必須要加上記者的文字描述,還有不偏不倚的立場,才能做到真正反映真實。

當然,”不偏不倚”這個要求,在今天好像不合時宜。

既然攝影未能真正紀實,你的作品就只是你對事件的感想,對世界的態度,對其他人的感情宣洩。

很多對”紀實”的迷思,都不會再放上心。

亦會學得謙卑一點,不會拿著相機玩街頭攝影,就自大到以為可以反影真實面貌。

噢,說回來,楊怡的高挺鼻樑是否”真實”,我倒很有興趣知道 😉

(captured by Nex-5 + Nikkor N.C. Auto 24, retouched by Silver Efex Pro 2)

Street calligrapher

I am the store keeper

Lost in a strange place

Run~~!!

Father and daughter

Advertisements
2 comments
  1. Cable said:

    好文!所謂紀實攝影,無可避免要透過拍攝者的主觀角度去了解事情,所以相信「紀實攝影」,也就是相信拍攝者的取捨和角度。

    至於週刊封面,我相信他們設有一個藝人怪臉資料庫。每次活動快拍數百張,回來後分門別類加tag,日後需要甚麼表情的照片,一search就有,不用臨時才「捕」的,否則哪有可能拿出如此「應景」的照片:

    • 這張妙到暈啦~~~XDDDD

      說回”紀實”的問題,我常常覺得迷信攝影可以反影真實的人,很多時都會作繭自綁,甚至多了一些無謂的執著。

      例如因為要紀實,所以不能執相 ,又不肯裁相;但就算相機操控技巧出色,viewfinder下的世界,和所謂的真實,根本就是兩碼子事。

      要紀實,攝影只能是輔助,拍寫實題材的同好一定要明白這一點;我覺得攝影師其實和作家沒有兩樣,只不過作家用筆和墨水,我們則用相機與光影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