街角

轉眼間占占已活了半輩子,偶然回首,想起某些年少時幹的傻事,總會面紅耳赤…

其中一樣,就是交筆友。

還記得廿多年前仍是中學生時,某次在老友家中作客,兩條宅男翻開屋內某本不知是他媽媽還是家姐的”姐妹”雜誌 (要不是人家的母親在場,可能我們早播A片了);在最尾的幾頁中,看到滿是徵求筆友的啟事。麻甩仔一名,想的又豈會是單純的”擴闊圈子”?

我和老友各自柴娃娃的揀了一個筆友,他選了一個甚麼樣的女孩 (去你的,難道會選男筆友) 我已經記不起來,而占占找上了的,是一個叫”小薇”的女生。

初初收到小薇的回信時,心下滴沽,怎麼名字如此”瓊瑤”?再論字體,以女生來說,實在談不上秀麗,不過占占那手字更加不堪,人家也不嫌棄給你回信了,你憑甚麼去挑剔?

占占就這樣和小薇以書信交往,我也不記得當中談些甚麼了,相信也只是些無聊瑣事吧;有時大家很快就回信,有時則會隔上好幾周。不過那時的占占雖是年少無知,但好歹也知道世事殘酷,交上正妹筆友的可能性,和我數學考一百分差不多 – 而那時我的數學成績奇差。

在那個世代,交往還要講求循序漸進;就在第三,四次書信往來後,終於彼此交換相片。占占有自知之明,只選了一張有自己份的群體照;而小薇的則是一幅拍得有點模糊的遠攝照,但也可以看得出,相中人絕對不算是漂亮。

沒期望便沒有失望,占占在回信時也煞有介事地再三強調,自己交筆友非以貌取人云云… (噢,當然漂亮點就更好啦)

未幾占占舉家往澳洲移民,雖然郵遞時間久了,郵費也貴了,但無阻我們繼續回信;直到某次,小薇的回信竟多了一幅相片 – 是一個穿著長裙,坐在梯級上微笑的女生。照片拍得相當清晰,看得出女生皮膚雖然不算很白晢,但也算得上眉清目秀,稍稍打扮一下應會很吸引。

而這個女生,才是小薇的本尊!

小薇在信中大致說,本來擔心我是那種交筆友純為泡妞的男生,所以才故意給我另一人的相片。現在認識久了,便決定坦承相對。

自己突然間數學科拿了個85分,自是喜出望外了;至於我是否那種”交筆友純為泡妞的男生”, 大家也不要再深究好了…

在剛進大學的那個暑假 (澳洲暑假是十二月至翌年二月),我和家人回港過節,終於可以和小薇相約見面了。不用單靠我那手爛透了的字和佳人溝通,占占簡直求之不得。

現在回想起,真正的小薇其實有點狡黠,很多鬼主意,實在非那時戇X的我可以理解得到。但說到尾大家都只是萍水相逢,也不需要想太多了。我們相約去吃飯,去看電影,去長州踏單車,去公園談天…

大家的筆桿停了下來,但卻覺得有另一人把它執起,在我心頭不停疾寫…

某天我和小薇玩得晚了,行過油麻地的橫街陋巷,燈光很暗,我倆愈行愈近;突然覺得右邊臂彎位有點怪怪的,這是一種我從未有過的觸感,我究竟碰到甚麼了?

占占轉頭一看,小薇正笑得很甜的,挽著我的臂膀。

在我心頭寫下的是甚麼東西,那一刻我終於明白了!

我應該怎樣做?把她的手甩開?停下來彼此凝望?把她拉近一擁入懷?還是…

未及細想清楚,我們已走往燈火通明的彌敦道,小薇亦拿開她的手,笑盈盈好像甚麼也沒發生過一樣。占占尚未定下神來,思緒仍留在那條陋巷內,想設法抓緊那種異樣感覺。還是純情傻子一名的我,在命運長廊上不經意打開一扇門,就只瞥了一眼門外的美麗,門便給狠狠的關上了。長廊上響起一把聲音,告知要找出屬於我的那扇門,還要走很遠的路…

把臂同行的時間其實只是很短很短,卻又長得讓我永遠烙記於心。

占占回去澳州後沒多久,便和小薇斷了書信,整整二十年來都沒有再碰上。有時行過某個街角,不期然會想起曾有個頑皮的小女孩,和一個留著兩行鼻涕的傻小子,一同偷偷走過那扇不屬於我們的大門,欣賞外面的明媚風光;只是傻小子還未來得及摘下太陽花給小女孩,便給一手扯回大屋內。

傻小子呆呆的望著掌心,連一片花瓣也留不下來…

(Nex-5, SEL16mm, Auto HDR 5ev)
_DSC8631

(Nex-5, SEL16mm, Auto HDR 5ev)
_DSC8647

(Nex-5, Nikkor NC Auto 24, Auto HDR 5ev)
_DSC8731

(Nex-5, Nikkor NC Auto 24, retouched by Aperture)
_DSC8736

(Nex-5, Nikkor NC Auto 24, retouched by Aperture)
_DSC8788

(Nex-5, Nikkor NC Auto 24, retouched by Aperture)
_DSC8790

(Nex-5, Nikkor NC Auto 24, retouched by Aperture)
_DSC8797

(Nex-5, Nikkor NC Auto 24, retouched by Aperture)
_DSC8799

(Nex-5, Nikkor NC Auto 24, Auto HDR 5ev)
_DSC8812

Advertisements
14 comments
  1. 天佑 said:

    估不到老占你年輕時曾交筆友,我覺得要像你和 Cable 那些文筆好的人交筆友才好,像我這些中文爛到不堪的人,交筆友只會被笑而已,況且我年輕時覺得交筆友很「老土」,所以根本想也不會想呢。 XD

    • 「筆」只係過程,「友」才是重要。

      占占不像天佑你有型格嘛,想泡妞只好行這些旁門左道啦~~ 😛

      • 天佑 said:

        泡妞沒有分什麼是旁門左道的,最重要是泡得到手。 XD

    • Cable said:

      天佑,筆友泡妞靠的不是文筆,而是靭力呀!看人家不是到手了?!

      • 天佑 said:

        哈哈,對已經「到手」,不過只得三十秒而已。XD

  2. Cable said:

    占占這段故事太不真實,怕只是春夢遺痕罷了… XDDDD

  3. 謝倫霍斯特 said:

    回憶總是會多個幾分浪漫的~~~cable, 不要破壞它。

    • 社長明鑒,內文句句屬實;人家小薇和我把臂同行恐怕連三十秒也不到,春夢的話應該更要刺激才是吧~~?XDDDD

  4. 謝倫霍斯特 said:

    如果有一天,這個女孩子在茫茫網海中找到這一段陳述,或許會連她自己也記不得這一段了,不過我想,她會很感謝你這麼珍惜和她生命中,這曾經有過的這短短的三十秒。

  5. 脂肪 said:

    青蔥味道躍然紙上﹗

    好文一推﹗

    • 天佑 said:

      我差點以為這是槍手寫的。 XD

      • 我都覺得spam味濃郁~~ XDDD

  6. 脂肪 said:

    XDDDDD

    呢D年少傻事確係青蔥味十足。

    可惜小子愚笨,唔知道玩筆友可以帶來呢種三十秒既回憶呢﹗

    當年曾經有朋友建議我一齊玩,可惜當年我鍾意打機多過寫字,自然無參與,最終可能識少左一位朋友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