毒男歲月

S君是我在外地讀high school時的好友。

雖然已超過二十年前,但仍然難忘初見面當天,S君第一天上學,小息時走過來對我說:

“嘩~ 好多女仔呀~!”

占占以為他初到涉便見獵心喜,心想這廝倒坦白得很,誰不知他下一句卻說:

“死,好驚呀~”

占占嚇得差點跌低….

原來S君多年來都在男校讀書,這所高校是他的第一間男女校;加上那時的香港移民學生,大部份都是女生,男生連S君和我在內,就只得三個人,霎時間群雌環伺,結果有點手足無措。在今天看來,實在有點窩囊呢。

S君口沒遮攔,毒舌猶在占占之上,和我很談得來。後來大家入了同一間大學,雖是不同學系,但也常常一塊兒去玩。到畢業後初回港的頭數年,我們也經常去打羽毛球,搓麻雀,和其他幾個性情相若的男生,放浪形駭了好一段日子。

我們這幾個男生,雖是口不擇言,但對著女孩卻是結巴巴說不出話的無膽匪類,加上大家又不愛打扮,用今天的標準去說,實在是如假包換的毒男。到後來大家慢慢排毒成功有影皆雙,但S君卻依然故我,不大熱衷去改變去迎合;未幾他亦北上發展,占占和他亦鮮有再見了。

到近日得知他轉了工,以後會長駐本地,占占終於可以和這老友一聚。五年不見,大家外貌上雖變化不大,但畢竟我們都屆不惑之年,再不情願也要被歲月流下烙痕; 同一句揶揄玩笑,同一句的”吊那媽”,都變得”佬味濃郁”。

可喜的是,S君也排毒成功,經友人介紹下交了女朋友 – 我想不會是恐龍妹吧?

和他說起其他同學的近況,大家不期然覺得三十多四十歲仍是嫁杏無期的女生,好像愈來愈多,身邊總有一兩個這樣的朋友。當然,姻緣這回事撲朔迷離,每個人都有她自己一個或是傷心或是欷歔的故事;占占也贊成沒有伴侶,也可活得精彩…

但我想大多數的人,還是想找個伴兒的。

凡人愛說”幸福是要爭取的”,但有人可以手到拿來,有人卻蹉跎半生仍與它沾不上邊。占占以前深信上天總會留一個伴侶給你,然而原來有些東西,沒有就是沒有,你怨天尤人也好,你死不認輸也好 – 最後都是沒有。

飯後和S君分道揚鑣,想起以前的毒男歲月,那些”毒”原來只是生命中的小班點,就如我們這班過氣毒男當年臉上的暗瘡那樣,總會煙消雲散。反不及命運給你注下的猛毒,要你與幸福擦身而過,要你帶著偏執妒恨而活。

最毒者,是要你相信”幸福是可以爭取到的”。

_DSC8123

(Sony Nex-5, Auto HDR 5ev, F/6.3, 1 sec, ISO 200;
retouched by Photoshop CS4 and Topaz Adjust 4

之前慣了用Auto ISO加手持,這一張卻找欄杆穩定機身以便用最低ISO並收細光圈,畫質立時飛躍提升,16mm變得不太爛。看來真的不得偷懶,以後還是帶腳架出外好了。)

Advertisements
3 comments
  1. 天佑 said:

    的確很多朋友身邊都會至少有一兩個三十多四十歲,而又未有男朋友的女性朋友,看來真的和香港女多男少有關,我的朋友中也有這類型。

    我一向認為能否有伴侶都是自有安排,當然我也相信「幸福是要爭取的」,但沒有伴侶是否一定不幸福?未必一定吧。

    • 當然不一定,就算有伴侶也不一定幸福。

      我只是不認為,幸福是可以爭取得來的,我看得比較灰。

  2. Silver said:

    我想「爭取」是人力唯一可逮之事,「爭取」只是要自己甘心,與結果未必有關-愛情如是,工作也如是,惟前者更難「爭取」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