鱷魚頭

占占久未回鄉,上周日匆匆往廣州一趟祭祖。羊城面貌變化不大,交通擠塞如常,空氣混濁依然。隨著亞運即將在此舉行,只怕市面會變得更沙塵滾滾…

不過占占平時甚少回國內,對家鄉片面的霎時感覺,還不如每次掃墓後那餐美味的晚飯更令我關心。大陸向為美食天堂,價廉味美的佳餚多的是,每年掃墓後大夥兒總少不了往館子痛快的吃一頓;今年我們便選了海珠橋附近的某間飯店。

內地的飯店,光是門口的海鮮檔便夠目不暇給。在鱘龍,水蛇,龍蝨(即水曱甴),九節蝦等等對比之下,石班龍蝦皇帝蟹實在變得太平平無奇了。占占圍住魚缸團團轉,直到我踢到了某些東西…

我低下頭一看,竟是一對鱷魚,而且就伏在我的腳邊!!!

Pity Crocs

這一驚真的非同小可,占占嚇得幾乎彈起,就如眼前的生蝦一樣。看真點,那對鱷魚的眼珠還在不住滾動,瞳孔忽大忽細。

我的天,牠們還是活的!

Pity Crocs 2

國內很多食店都以鱷魚肉入饌,將鱷魚頭斬件放在門外展示以作招徠;但占占實在孤陋寡聞,將整隻活脫脫放在店門前觸手可及的,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。那對鱷魚咀巴給纏上了厚厚的膠紙,身軀亦被膠帶套住綁在一旁,就像人家養看門狗一樣。

近日時值春季交易會,店內不乏洋人,他們看見了也覺得匪夷所思,有個洋漢還要把其中一隻鱷魚的下巴托起,另一隻手則壓住牠的咀尖,然後嚷著要朋友拍照。可憐本是沼澤強者的鱷魚,落得如斯窘境…

突然間,覺得這條鱷魚很凄慘;在中國大陸生為野味,還要被活捉示眾,也可算倒足八輩子的楣了。

人為生物之一,難逃弱肉強食的自然法道,就算你只啖清菜,植物難道就沒有生命? 對占占來說,吃雞鴨牛羊或吃花貓小狗沒有兩樣; 視劏豬為天經地義,卻對貓狗起惻隱之心,在我眼中只是偽善。

但看見這兩條鱷魚,是否就此給牠們引刀成一快會乾脆得多? 人說生劏鯊魚翅殘暴不仁,然而和這兩條可憐蟲相比,對待鯊魚仿佛「慈悲」得多了。

唉,都說君子遠庖廚沒有錯,占占定一定神,還是回去乖乖就座,等吃清蒸鱘龍魚也罷。

Seafood Parade

Advertisements
1 comment
  1. 天佑 said:

    嘩,真估不到會有真鱷魚坐陣,想像到當時踢到真鱷魚時的驚嚇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