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thing in life is worth doing unless you are going to be serious about it

占占久未外出拍照,D70早已束之高閣,就算是在家裡拿出來影玩具影Gunpla也提不起勁。說要完全放棄攝影?卻又有點不捨,看見新的攝影器材我仍會躍躍欲試,看見人家的靚相我仍會讚嘆感動。但要自己跑出去影,總覺有力無心,說到尾,也許是”愛”不夠多吧?

早陣子看攝影網頁,無意中找到一個旅行攝影網站,攝影師Trey Ratcliff的網誌 – Stuck in Customs

SiC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旅遊攝影網站,”壇主”Trey差不多天天有新相片發表,更新網誌遠比占占勤力有心。SiC惹人談論,其中一個原因是Trey的相片大部份都是以所謂的HDR (High Dynamic Range – 高動態範圍,”動態範圍”乃指一張相片中可包含的光暗範圍)方法拍攝。

簡單的說, HDR是以包圍曝光手法,對同一個景物以不同高低的曝光值拍攝多張照片,以求包含景物中由最暗位到最亮點,然後以電腦軟件將多張照片合成再潤飾。數碼相機的感光部件不同人眼,在同一範圍內不懂得對最暗位加光亦不會調暗最亮點,是故在光暗極端的情況下,一般數碼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和我們親眼看到的會有頗大的偏差。Trey在網誌中說HDR方法可以將親眼看到美麗景物時的感動完全保留,令相片更能喚起美好回憶;Trey的HDR相片牽涉大量電腦後製,是否可取見仁見智。但論最後成品的確非常美麗搶眼,而且相片的構圖亦頗有功架,過程如何也不必太執著了。他的作品是第一張可以在美國Smithsonian藝術學院展覽的電腦合成照片,Trey在世界各地亦經常有攝影展,成就足以肯定。

占占初看這些照片,不諱言感到非常震撼,那種亮麗感覺簡直令人心花怒放。Trey很慷慨的將這些HDR照片的製作流程及所需的軟件及技巧詳細披露 (Trey不是用Photoshop內置的HDR合成功能,雖然他有用PS來做最後修飾),占占看過後覺得基本技巧不難,但要做得好亦非一蹴而就,不是將所有東西一股惱兒交給電腦處理就可以。愈看愈覺得煩瑣,剛升起的熱情似又要被占占該死的惰性壓下來,這時占占在Trey的另一篇叫做”10 Principles of Beautiful Photography“的文章中看到一句:

“Nothing in life is worth doing unless you are going to be serious about it.”

占占呆了一刻,這是說給我聽的?

回想起這幾年間,很多事情想做未做,莫說是事業前途苦無寸進,自身許多興趣亦荒廢了下來;某時某刻也許鬥志激昂了一陣子,但未幾卻怠倦下來,無以為繼。我喜愛攝影卻懶得拿起相機,我喜歡砌模型卻爛尾成災,我想學多些軟件開發新技術卻進度奇慢,更別說再進一步的學電腦作曲及創作小說了。的確我有兩個女兒,照顧女兒還要是十分令人疲憊;但這數年間幾近一事無成,說到尾,還是自己決心不夠 – not serious enough。

Trey硬性規定每日SiC起碼要有一張新相片,雖然未能百分百做到,但幾年下來作品數量已是甚豐。但占占這些日子卻留下了甚麼?就算是無心工作只砌模型,也應該有大量作品見人才是呀!

愈想愈是慚愧,既然有心,想做,就去幹吧 – 還要認真去幹!

占占從櫃中深處找回封塵多時的D70 及 18-70鏡頭(雖然有12-24會更好),這台有五年歷史的舊機性能上遠不及現時款式,但認真的去用,拍好照片絕對可以。再重新試用久未接觸的Photoshop,找回幾近廢棄的三腳架,替紅外線遙控器換過電池… 這一刻,我再投入攝影了。

世界上還有許多事物需要我去認真對待,我的Gunpla,我其他未達成的心願;還有我的工作,我的家人,我的身體… 願我的意志永遠燃燒下去,恰如烈陽當空,把怠倦庸懶一掃而空。

以下是占占以Trey的方法自製的HDR照片,技巧幼嫩,而且景物沉悶 – 但很serious。

DSC_3346_5

(因水面浮動不止,而曝光時間又長,故右邊的鬼影問題比較嚴重,加上背景雜亂,用layer mask去修補也要費九牛二虎之力,只好投降。)

DSC_3332_3

(日落餘暉本來是曝光過度的,結果用正常+- 0 EV的相片墊底,再用layer mask穿透。)

DSC_3362_3

(這張比較花功夫,本來全部over的燈光招牌以-2 EV的相片墊底補上; 若是D700或D3的話這個動態範圍應可一張照片直出就成。)

DSC_3365

(這張最簡單,合成後在Photoshop內拉拉曲線就成。)

DSC_3419

(只嘆沒有12-24… -_-“)

DSC_3482

(路人引致的鬼影問題最難處理,這張照片某些嚴重鬼影部份以+- 0 EV的照片墊底補上。)

p.s. 相片中的天色漸變似乎不大自然,以D70的抗雜嘈能力加上只有三張AE bracket,+- 2.0 EV 可能吃力了點,  1.5 EV或會好一點。

Advertisements
6 comments
  1. Jacky said:

    能看見占君再燃起拍攝的熱情真令我感動, 回想近這幾年來身邊真正有心攝影的朋友買少見少, 占叔有意東山再起我舉腳支持 😛 下次我一於借部D700加碟油菜給老占你發揮 😉

    說回HDR, 那位外國仁兄的相的確令人眼前一亮@_@

    其實一直以來我也沒有什麼研究過HDR, 但由於N記用NC去執RAW實在好用, 所以基本上很多相片我也會做一些後制, 例如好似日落呢D相都會推一推D暗位, 務求唔好暗位一片死黑, 不過效果如何我自己也說不上來.. 占君能否指點一下?

    http://www.fotop.net/jackychau/20090712m/00DSC_5866

    http://www.fotop.net/jackychau/20090712m/00DSC_5809

    let’s add oil 😀

    • Jacky兄既有神兵利器更有與之匹配的技巧,占占那有置啄的餘地?

      Jacky這兩張相片我倒覺得暗位detail非常豐富,絕非一片死黑,只消推高一級EV便成了。Trey Ratcliff的HDR照片是用D3X做5張AE Bracket,Jacky你的愛機應該可以做到同樣效果; 但占占的陳年D70就無能為力了….

      說回來,這次我拍的夜景全部都是Matrix Metering,再一次感受到Nikon的測光系統的確很棒,難怪Ken Rockwell常說只用Matrix就可以了。

      • Jacky said:

        Nikon的測光始終令人無話可說, 就算偶爾出現狀況, 簡單易用的RAW軟件亦可以輕易地在不損畫質情況下替照片”起死回生”, 我重回N記大半年來唯一沒有碰過的按鈕就是轉換測光方式的那個 😛

      • 這陣子我重新鑽研後製技巧,驚覺近年的執相軟件比我初學攝影時強了許多。

        其他牌子的相機我不敢說三道四,但N系的話用Matrix Metering加上形形式式的曝光修復軟件,要exposure泡湯至無可救藥,除非你忘了拿下鏡頭蓋…. 😉

  2. Cable said:

    說拍攝小弟搭不上嘴,不過有段時期家裏和公司的電腦都是用Stuck in Customs的照片作wallpaper的。 🙂

    • (竟然無需從垃圾桶中回收… O_0″?)

      Cable兄原來早已見識,占占又一次火星了; Trey Ratcliff算是相當大方,SiC內的相片大部份都沒有watermark而且是大呎吋,當wallpaper最理想。

      看SiC內Trey 的自我介紹,其實他的攝影年資和占占差不多,但Trey今天已經卓然成家,實令占占好生慚愧。

      這輩子應做不成職業攝影師,希望多加磨練之下,日後起碼會是一個出色的amateur吧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