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諧之旅

占爸在廣州長大,自小占占每年總會回去一兩次探親;及至後來祖父母先後離世,就只剩下每年的清明節,我才會乘掃墓之便回去稍作逗留。而這兩年碰巧思澄出生,更是未嘗再踏足羊城。

今年又到了掃墓時候,占占一行人在深圳火車站購票,打算乘火車往廣州天河站。廣深鐵路有專門的售票處,十多個專屬櫃位擠滿旅客,和以前不同的是,廣深鐵路線現一概改用稱為”和諧式”的列車。占占聽過法國製造的”和諧式”飛機,倒沒有聽過甚麼”和諧式”列車;直至步入月台,看到列車的真身,登時嚇了一跳。


全空調密封的車廂,光潔亮麗的車內空間,寬敞舒適的坐椅,整潔的洗手間(還要有廁紙供應),這真的是內地的列車?更利害的是列車全程以平均以一百七十多公里的時速飛奔,由深圳直達廣州天河火車站只需要一個小時! 比占占往元朗還要短時間! 廣深線現時大約半小時左右一班,車費才僅是七十五元人民幣。事後往網上找來點資料,原來所謂的”和諧式”列車(CRH – China Railway High-Speed)是由中國自行開發的鐵路系統(但日本傳媒指出 CRH 其實是日本東北新幹線 Hayate 的複製,是日本轉讓給中國的技術),在四月十八日才剛剛投入服務! 除了廣深線外,以北京、天津為中心的環渤海地區,還有以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為中心的長三角地區,甚至濟南,青島,哈爾濱等的鐵路,都有CRH的蹤影。

占占懶洋洋的躺在坐位上,離開深圳才半句鐘便已抵達樟木頭,不禁感觸良多。由深圳往廣州的鐵路,占占絕不陌生。還記得小時候每一次和占爸回穗都要弄得力竭筋疲,先要忍受深圳關員那副咀臉,然後還要為買火車票而大費周張。那時往廣州的火車有慢車與快車之分,快車一般只停石龍,樟木頭等大站,行車時間約三至四個小時;但慢車則會停盡中途所有的站,很多站還是窮鄉僻壤,隨時熬上五個小時以上也到不了廣州。而且那時的班次遠不及今天頻密,遇著如農曆新年這些高峰期,深圳火車站隨時聚集數千乘客等候上車。印像中最深刻的一次,晚上十時以後占占一家還要坐在路軌上等火車;燒柴油的列車頭響起汽笛徐徐駛近,慘白的車頭射燈照往累壞了的小占占身上去,若不是車站上的五星旗,還以為這裡是柏林圍牆。上車那一刻更是驚險萬分,大人將小孩子由窗戶直推進去,好讓捷足先登坐好位子,事關沒有人會真的守秩序坐在票上預先劃好的坐位;車廂內則擔條四周舞動,乘客必要一眼關七,若稍一不慎被擔條打中可不是說笑的。當然全程車都要抖擻精神,小心財物不翼而飛等等,更是不在話下了。想不到三十年後的今天,整段路程的時間還不夠我們一家細訴當年辛酸呢…

踏出天河火車站,我們轉乘地鐵,打算在流花湖那邊和叔叔會合。廣州地鐵已投入服務了一段日子;與其說是”地鐵”,占占倒覺得整個鐵路的格調較接近台北的捷運。雖然一些細微處如站頭資料顯示,售票服務等未及香港地鐵般細心,但給占占整體的感覺還可以。

還有更重要的一樣,就是乘客本身。

該怎麼說呢?不像以前在公共汽車上的那副繃緊面孔,占占眼中的地鐵乘客倒很寬容;是因為乘地鐵比以前舒適得多?還是整體生活好了,市民感覺好了,自信多了之故?更難得的是,廣州地鐵的讓座風氣蠻不錯,滿頭白髮的占爸占媽絕不愁沒位子坐,就算是一般的登車下車,爭先恐後搶位子的情況亦不見得很嚴重 – 起碼比我在香港遇到的好。快速舒適的和諧號列車帶給我的驚訝,還不及一次短短的地鐵體驗。就算走到街上,市容也比以前好了許多,這個城市似乎真的不同了。

當然,高速鐵路可以不惜工本去建設,也可以為了振奮民族意識 (在網上看到的國內報導的確以這方面居多);市容整潔可能是因為剛剛才過了春季交易會,更有可能是因為市政府嚴厲處罰亂拋垃圾者之故。廣州市的空氣依然很差,我亦遇上大小叫化子拖著一隻小猴子死纏爛打,亦側聞廣州市治安不靖… 但短短的一程地鐵,令我相信一切一切,都往好的那一邊走。有說”衣食足而知榮辱”,生活好了,物質豐裕了,全世界的焦點都對著祖國了,當然不可能再活得像一個化外之民了。

占占等了三十年才看到和諧號的出現,但要真正的和諧安康貫通整個神州的脈絡,還要等上多少年?

Advertisements
6 comments
  1. 緣武 said:

    等了三十年才看到和諧號的出現,但要真正的和諧安康貫通整個神州的脈絡,還要等上多少年?

    希望係有生之年。

  2. 希望係有生之年。

    我想應該是思澄的有生之年。

    至於占占自己,相信等不到了。

  3. 天佑 said:

    至於占占自己,相信等不到了。

    我也相信我有生之年應該看不到。

  4. Jacky said:

    我兩個月前往樟木頭探望爺爺, 比我的感覺卻是沒有多大分別, 市民一樣那副嘴臉, 一樣小偷橫行(其中一個還給我和老爸捉個正著), 給我的感覺差之極矣, 回到香港才有鬆一口氣的感覺… 這可能和地區有關吧 =]

  5. 我兩個月前往樟木頭探望爺爺, 比我的感覺卻是沒有多大分別, 市民一樣那副嘴臉, 一樣小偷橫行(其中一個還給我和老爸捉個正著), 給我的感覺差之極矣, 回到香港才有鬆一口氣的感覺… 這可能和地區有關吧 =]

    所以占占才有 “要真正的和諧安康貫通整個神州的脈絡,還要等上多少年“之嘆。

    當然小城鎮和大城市不能直接比較,而占占闊別廣州多時,文中的觀感亦可能流於表面。總之這個我三十年來多次造訪的城市,今非昔比就是了。

  6. 子麟 said:

    有改善,那就是好事了;那怕是否是有生之年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